武汉
直辖市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山东
青岛 济南 烟台 潍坊 临沂 淄博 济宁 泰安 聊城 威海 枣庄 德州 日照 东营 菏泽 滨州 莱芜
江苏
苏州 南京 无锡 常州 徐州 南通 扬州 盐城 淮安 连云港 泰州 宿迁 镇江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金华 嘉兴 台州 绍兴 湖州 丽水 衢州 舟山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阜阳 淮南 安庆 宿州 六安 淮北 滁州 马鞍山 铜陵 宣城 亳州 黄山 池州
广东
深圳 广州 东莞 佛山 中山 珠海 惠州 江门 汕头 湛江 肇庆 茂名 揭阳 梅州 清远 阳江 韶关 河源 云浮 汕尾 潮州
福建
福州 厦门 泉州 莆田 漳州 宁德 三明 南平 龙岩
广西
南宁 柳州 桂林 玉林 梧州 北海 贵港 钦州 百色 河池 来宾 贺州 防城港 崇左
海南
海口 三亚 三沙 儋州
河南
郑州 洛阳 新乡 南阳 许昌 平顶山 安阳 焦作 商丘 开封 濮阳 周口 信阳 驻马店 漯河 三门峡 鹤壁
湖北
武汉 宜昌 襄阳 荆州 十堰 黄石 孝感 黄冈 恩施 荆门 咸宁 鄂州 随州
湖南
长沙 株洲 益阳 常德 衡阳 湘潭 岳阳 郴州 邵阳 怀化 永州 娄底 湘西 张家界
江西
南昌 赣州 九江 宜春 吉安 上饶 萍乡 抚州 景德镇 新余 鹰潭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锦州 抚顺 营口 盘锦 朝阳 丹东 辽阳 本溪 葫芦岛 铁岭 阜新
黑龙江
哈尔滨 大庆 齐齐哈尔 佳木斯 鸡西 双鸭山 鹤岗 牡丹江 绥化 七台河 伊春 黑河 大兴安岭
吉林
长春 吉林市 四平 延边 松原 白城 通化 白山 辽源
四川
成都 绵阳 德阳 南充 宜宾 自贡 乐山 泸州 达州 内江 遂宁 攀枝花 眉山 广安 资阳 凉山 广元 雅安 巴中 阿坝 甘孜
云南
昆明 曲靖 大理 红河 玉溪 丽江 文山 楚雄 西双版纳 昭通 德宏 普洱 保山 临沧 迪庆 怒江
贵州
贵阳 遵义 黔东南 黔南 六盘水 毕节 铜仁 安顺 黔西南
西藏
拉萨 林芝 日喀则 山南 那曲 阿里 昌都
河北
石家庄 保定 唐山 廊坊 邯郸 秦皇岛 沧州 邢台 衡水 张家口 承德
山西
太原 临汾 大同 运城 晋中 长治 晋城 阳泉 吕梁 忻州 朔州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赤峰 鄂尔多斯 通辽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兴安盟 乌海 阿拉善
陕西
西安 咸阳 宝鸡 渭南 汉中 榆林 延安 安康 商洛 铜川
新疆
乌鲁木齐 伊犁 阿克苏 喀什 巴音郭楞 昌吉 哈密 博尔塔拉 克拉玛依 阿勒泰 吐鲁番 和田
甘肃
兰州 张掖 天水 庆阳 平凉 酒泉 白银 武威 金昌 陇南 嘉峪关 临夏 定西 甘南
宁夏
银川 吴忠 石嘴山 中卫 固原
青海
西宁 海西 玉树 海东 海北 黄南 果洛
当前位置:武汉房产网>武汉房产新闻>本地楼市>

浑身买点数不尽偏偏强行拉郎配,所谓的武汉TOD2.0虚晃一枪

发布时间:2019-05-25|浏览次数:46|

看房子,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我们项目的地基抬高了整整3米,比一般的普通住宅多45°的景观视野!”

第一遍,没看利索;第二遍,前半句懂了,后半句啥玩意?

刚好认识项目的设计,朋友的说法是,一般地基抬高就是为了防止夏季暴雨被淹啊。

得,我马上掉头去问项目策划。

设计朋友口中“猴子派来的逗B”,灵魂画手,鉴定完毕。

这年头,在武汉买房,除了要会挑地段、选户型,还得学点儿空间想象力,不然脑子不够用。

地产圈有句行话:营销的嘴,骗人的鬼。无非就是说,营销人爱玩噱头,为了卖房,甚至无中生有。

去年,TOD开始在国内火起来,在武汉还是个相对新鲜和陌生的概念,但郑州、重庆已有先例。

2019年,武汉三环外来了个号称“TOD模式2.0”的项目——地铁时代云上城。据说,金银潭大道上相隔不远的地铁时代常青城就是TOD模式1.0,一代幽灵“捂盘王”。

两家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一开始,我莫名有点想笑,后来,我笑不出来了。

TOD是啥?度娘的解释很长,那就抽取关键词。

以公共交通枢纽为导向,归纳的使用场景是商住混合区,辐射半径400-800米,也就是说,TOD的诞生是利好于行人,潜台词就是“非机动车化”。

TOD的目的是解决交通拥堵和用地不足的矛盾,这也是它在城市化进程中最大的意义。

作为舶来品,概念科普,开发商常常会拿国外的案例作为说辞。

比如香港的尖沙咀,再如日本东京的涩谷未来之光,为什么常常拿亚洲说事?因为欧美圈跟我们不是一个文化体系,普通人的熟悉感和共鸣感差很多。

起码,这些案例指出了TOD适用的大致方向:人口密度大、公共交通发达的城市中心板块。

问题就来了,龙湖在汉口青年路的项目,自诩是“武汉首座TOD”,可人家地铁集团连连TOD模式2.0都造出来了,这就有意思了。

那就从TOD的目的——交通拥堵和用地不足,往前推导。

交通拥堵一般在哪儿?市中心啊,尤其是老城区路网密度稀疏的板块。

比如,从武胜路、汉正街、江汉路、黄浦路,恐怕没有哪条主干道的商圈比沿江大道更密集,中间还穿插着写字楼、ZF机关这类办公区,以及大片老旧小区、新型住宅。

用地不足,就更好解释。

武汉三环内的空地越来越少,楼市主战场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向三环-四环转移,土拍就是最好的证明。

前段时间,中央已经摆明态度:老城区的地,拆是拆不起了,以后只能改。

城市化,是一条时间线,有新就有旧,有破就有立。

拆迁需要有人买单,愿意买单的人,必须有足够的利润回报支撑,又想马儿跑得快,又不给马儿吃草,哪有那么美的事。

关键问题是,当城市化进程达到一定高度,重新再造一栋楼的利润,不足以抹平老城的土地拆迁成本,ZF和开发商就会放弃。

中央对待老城的态度,尤其是老破小的态度,也是考虑到市中心住宅的稀缺性,市中心意味着最短时间内获取到最丰富、最稀缺的资源,城市用地可以外扩,但不能无限制外扩,土地空间有限是一道红线,老破小不能不管不顾。

TOD从诞生之初,就是留守市中心的命格,就意味着要与旧改作抗争,另一方面,建筑的存在方式必须从横向线条式向纵向垂直式演变,提高土地集约化开发程度。

最近在看一本书,《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作者多次提到一个观点。

大意是:城市中的街道、公园这类功能区,使用寿命的长短,取决于周边是否有多业态、多类型的建筑群。

翻译再直白一点,部署在城市的功能区,需要各式各样的使用人群能覆盖24小时的空档,人既是功能区的使用者,同时也是监督者。

参考前文的香港、东京,多维、立体化的交通出行网络,将城市超过60%的人口、存在业态汇集于此。

在多业态的混合区里,“堵”是最常见的城市病,TOD就像三峡大坝,能蓄洪,也能泄洪,尽最大程度疏散人群,也能节省改造成本。

那么,云上城敢打TOD的牌,是否基于三金潭板块未来可能达到的人流量呢?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武广商圈是非常典型的沿街排布式综合体,那时候武汉还没有地铁,公交才是王道。为了减少人寻找商品的时间,盒子状的商业体在街道上,够显眼,也有规模优势;

江汉路是沿袭了汉口沿江开发时代的城市习惯,改造为一条步行式商业街,以求隔绝机动车对行人购物体验的打扰,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标志,一条路上,行人与机动车有着与生俱来的冲突。

楚河汉街则是沉浸式购物体验的升级版。“双首层”的设计,让人完全笼罩在各大商业建筑之中,商家的招牌琳琅满目,得到最大化的曝光和展示面。

很有意思的是,楚河汉街有一条天然的水道隔绝开来,避免了人流过于集中的弊端,拉长了行人动线,也丰富了购物逛街之余的景观面。

武汉天地之所以被抬到如今的商圈地位,是因为这里是富人区,人家原先是一条供业主买买日常所需的商业街,只不过一不小心逼格做高了。

再看三金潭。

周边是各种工业园,服装、商贸、印刷、建材等等,武汉客厅也不像客厅,更像是杂物间,古玩、家具、文创店,混为一体。

商业体难道就靠云上城自家那三层楼的商业撑门面?

就算把对面宏图梦想特区的商务区、永旺梦乐城拉过来,也没有市中心吸附人口的能量大。

商业怎么来,靠等,日积月累。商业的生命周期就是8年,结局一样是改造,而这8年,TOD等不到,也等不了。

地铁时代云上城,最大的卖点,是它的地段和交通,这是相对盘龙城、金银湖、吴家山而言,运气好,距离汉口主城确实是近。

金银潭大道总长约6.4公里,限购与不限购的界限,就在宏图路撕开了一道口子,留了个三金潭的缺口,慰藉武汉被限购的买房人。

据说,从1.0到2.0,云上城的外立面采用了玻璃幕墙,卖相会更好看,隔壁挨着一所学校,仅凭学区这一点,就能收获一大波死忠粉。

整个地块近百万方的体量,挨着府河湿地,地势有高有低,相差最高达10米;宏图大道地铁站另有三条交通轨道汇聚,整个项目的施工难度和工程量,武汉本地的承建商没几把刷子,还真扛不住。

承建方请来中建三局,是上了一道安全锁。武汉地铁集团也更熟悉先前修建地铁的地质条件,这次拉郎配,确实是锦上添花。

很多纠结的买房人,三句不离嘴的夺命追魂call之一:某某开发商的房子到底好不好啊?

今天赶得巧,你先去看看常青城已经交付的房子,试着潜进小区业主群,心里不就有底了吗?

买房不光要会挑地段、算价钱,还要勤快。

话说回来,那些敢把项目扎堆建在一条大街上的开发商,我一直都是由衷佩服,前一个项目做好了是招牌,反过来呢?

地铁时代云上城,的确是地铁上盖项目,但仅凭汉口三环外+不限购区这两点,云上城就敢扛TOD的旗子,已经牵强,至于2.0的底气,也是跟地铁时代常青城相比。

作为各方面条件优秀的刚需盘,地铁时代云上城是非常贴合刚需买点的,但它对TOD的理解,只停留在了地铁多、还近,出行方便的层面。

武汉楼盘:
武汉二手房:
武汉租房:
周边城市: